899彩票

899彩票

小升初“牛孩”的四年奋斗史 曾经是“三无”少年

2019-07-27 16:53


  虽然2010年小升初政策尚未出炉,但六年级学生小宇已经取得了两所顶尖中学的录取意向:一所市级示范中学的口头录取承诺以及另一所市级示范中学分校(属于民办中学)“双免班”(即免考试免学费)的书面录取协议。如今的小宇,虽然还在等待2010年小升初的最终录取政策,但已经开始了在目标学校培训班初一新课的学习。

  在熟懂小升初门道的人们眼中,小宇是名副其实的“牛孩”。但是在宇妈妈眼里,却只将儿子定位为“牛孩中的擦边生”。“网上所谓的牛孩,人数其实也不少,只不过放在全北京10万小升初学生的队伍里,显得比例不高罢了——我们这帮孩子基本属于前300名吧。”

  从“三无”少年到小升初牛孩

  去年12月底,宇妈妈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是小宇所在的其中一个市级示范中学占坑班的老师,该坑班位于小升初“银坑”之列。“下周二请带着孩子到学校参加‘活动’,如果不能出席,‘后果’会很严重。”电话内容与众不同,让宇妈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要知道,周二当天,也是大名鼎鼎的小升初“金坑”在六年级上半学期的最后一次排名考试。

  宇妈妈思考了下,将这个抉择交给了孩子。“我告诉小宇,有可能因为参加这次活动,就要放弃金坑班的最后一次考试,从而影响到金坑班的占位。”虽然金坑班的考试成绩从来不公开,但是从三年级学到现在,宇妈妈已经了解了孩子的大致排名,“不说前100名吧,也差不多。”计算了一下金坑班历年的输送名次,前100名左右可以被“点招”进入本校,但也许就因为差了最后一次成绩,小宇可能就要落到分校的录取名次范围。

  在事实面前,小宇选择了自己更倾向的校园和氛围。“为了银坑班学校实验班的确认,我们放弃了金坑班的最后一次考试。”而最后的结果确实也同此前猜测一致,大年初三的当天,宇妈妈接到了电话通知,被金坑班所指分校双免实验班录取。

  “你说目前我们的奋斗结果算好吗?确实不错。但要说特别好吗?也还是稍有遗憾。”宇妈妈言辞间透露出了四年来的辛苦与不易。“和孩子一起努力了这么多年,就是奔着金坑班所指的那所市级示范中学本校去的,最后还是擦肩而过。”到底是因为我们最后缺少了一次考试,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得而知。

  1月底,宇妈妈其实还接到了另外一所市级示范中学的面谈通知。“那一次一共面谈了30余名学生,但之后没有再联系我们。只是说作为家长,我有了一个判断,校长找我面谈时问了我两次孩子有没有推优名额,当时我也很明确地告诉校长没有,临走时我询问过,如果没有推优名额你们还能接吗?对方告诉我如果属于特别想要的学生还是会想办法的。”

  “在小升初择校问题上,我一直觉得孩子不能一条腿走路,如果孤注一掷金坑班,一旦失误就没有退路了——因为我们没有推优,没有特长,也没有共建。”“从三年前,家长就能有这个感觉,自己的孩子不会获得推优名额?”记者不禁抛出了这个问题,宇妈妈笑了。“这种事情如果连自知之明都没有的话,还怎么做呀?孩子在学校算不上老师喜欢的学生,不是班干部,荣誉称号也很少有,最后怎么可能被推优上呢?按学习成绩来看,三科全优也就只有60分,一点加分项都没有。我们之所以找了这么多班去占,也是为了多给自己找条路。”

  从跟风而动到孩子的“小升初”战役军师

  得到了令人羡慕的录取意向,宇妈妈却不敢有丝毫怠慢。即使未来如己所愿,能够顺利被点招,也还需要掂量这两所风格不同的学校,哪所更适合孩子去读。“这么多年,我家孩子学得是挺辛苦的,差点把身体学坏了,未来还有初高中六年的时间,还要不要这么使劲学?孩子是否还会像现在这般配合来学?”同时,还担心意向中学是否会过于狠抓语数英,又不符合社会对复合型人才的需要。

  据了解,小宇从二年级暑假就开始进入小升初备战状态了。“到六年级之前,孩子一直在为了适应这种应试教育去学习。”在宇妈妈看来,小宇现在的小升初阶段成果,只是比同年级同学较早地知道自己被录取的学校罢了。“也就是说,我们这一批孩子学的东西比较超前,学习时间比较长。你先走了一步,比别人先付出了,其结果可能也就会比别人先摘到果实吧。”

  小宇小升初的奋斗历程,将其锻炼成了冲锋陷阵的战士,也将宇妈妈“培养”为了儿子背后的军师。“我开始听说奥数是在小宇上二年级的时候,听别的家长说巨人有奥数班,自己也不太懂就去报了名,按照合适的时间段选择班级,随后还陆续换了几家培训机构。”课上了一阵后,宇妈妈陆续结识了一些比自己“用心”的家长,“他们会告诉我哪个老师好,我开始完全属于听风行动。”学到三年级的时候,为了保证更加超前更有针对性的学习,同时也为了能尽可能提高孩子在“金坑班”的排名,宇妈妈就同一些家长一起挖起了培训机构的“墙角”——把目标教师聘请出来上课,由家长找教室、凑学生,目的就是能在假期学习新学期的知识。“要知道,每位优秀小升初教练都有自己的特长年级,因此每升入一个年级,这些家长们都要聘请新的教师出来。”而越在小升初圈里转,就需要用越多的老师来做比较。

  “此时,虽然已经退出了原来的培训机构。但是包括巨人、学而思等培训机构所提供的免费考试,小宇几乎从未错过。”宇妈妈的目的是要看名次,以验证自己的这种培训方式的优劣,幸运的是,小宇每次考试的结果不是A班就是B班,“这么多年我们基本上就是前100名的状态。”包括各种竞赛,在宇妈妈眼里也都是只有一个目的——排名。“我让孩子参加竞赛,绝对不是要让他去拿竞赛成绩从而报考某所学校,因为竞赛的水分很难说。我只是想看看孩子在数千参赛选手中可以排到什么名次。”

  五年级后,宇妈妈把自己和小宇的精力由绝对的奥数分散到了英语上:参加PETS、BETS、三一口语考试都需要花时间,势必要削减数学课的次数。于是,小宇从一周上四个数学班到五年级减为了三个,六年级就剩下了一个大班和一个VIP私教。

  四年来,小宇的小升初道路一直保持多条路同行状态,“都是在摸索,不知道是培训机构有用,还是自己找老师学习更有用,毕竟最开始除了金坑外,坑班还没有如今这么发达。”每个培训机构可能都有自己的作用,就看家长如何利用了。

  对话了牛孩和牛孩家长,记者不禁感叹成长的不易与教育的艰辛。

  有了两个牛校的录取意向,在小宇看来“就那么回事儿,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再到处考试去了”。四年的小升初奋斗史,参加的考试无数,听过的课程无数,小宇坦言,考试对他而言确实是个负担,但自己还是一直在努力。为了什么?“为了我妈妈,为了让她少花些钱。”

  每当看着同学放学后去打篮球,而我只能回家上课、做题的时候,难免就会感觉厌烦。但是,在小宇看来,自己的小学时光还是快乐的,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能和同学在一起玩儿,“学了这么多门课,有的确实是兴趣,但上多了就成了负担。”

  而对于宇妈妈来说,担心地会更多一些。“我不知道会不会因为今年的扩大电脑派位力度而挤占目标公办中学的点招名额。”如果确实是那样的话,对于我们这种完全没有推优名额的学生不是一个好事。因此,新政策的提出,关键还要看解读方的操作。

  据悉,每年的中学招生都难免有自己的“隐蔽手段”。很多家长、教师感叹,小升初的这些新动态,初衷是好的,但今年若教育行政部门这么“逼”学校的话,校方可能会为了保证优质生源另想办法。这么多年,小升初都在实践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法。顶尖中学所扩大的派位比例,会不会有倾斜性,会不会导致其与某些小学的“绑定派位”?

  小升初问题解决的关键是教育均衡化。这个问题解决不了,中间的政策越复杂,空子也许就越多。就像家长担心的那样,小升初卡得越死,压力越向下传递。高考的压力就已经传递给了中考,现在传递到了小升初。未来是否还会传递给幼升小呢?相信不会有人愿意看到幼升小在哪一天也演变成如小升初般的躁动。

899彩票服务支持

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有问必答,用专业的态度,贴心的服务。

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